传动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传动链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方稀土矿权争夺战准入门槛下月定案(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25 08:49:11 阅读: 来源:传动链厂家

南方稀土矿权争夺战:准入门槛下月定案

南方稀土矿权争夺战:准入门槛下月定案 更新时间:2010-11-21 9:48:12   历经半年的打击盗采整治行动,以及由此带来的稀土产品价格猛涨,让拥有中重稀土的南方五省15个城市,重新发现了这一奇妙资源的魅力。  尽管他们现在的重点工作应该是11月25日前向国土资源部上报整治自查结果,但“几乎每个地方想的都是如何向上面申请新的采矿权”,他们认为,采矿权分配不均正是稀土盗采猖獗的根本原因。  不过,在11月17日的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国土资源部矿产开发管理司司长刘连和对本报表示,目前稀土开采权证的重新分配依旧处在编制整体规划的阶段,没有任何时间表。  国土资源部希望南方稀土产业形成整体的规划,并利用已召开过两次的稀土开采监管区域联席工作会议,作为各地交流协调的平台。  据悉,12月即将在湖南郴州及广西贺州举行的会议上,各地方政府将对稀土矿产勘查开采的准入条件、开采与运输销售监管方案,以及开采企业联盟方案等,做最终定案。  采矿权  “我们这边一打击盗采,赣州那边的价格就猛升。”广东省河源市的一位政府官员告诉本报记者,河源市在打击盗采的行动中并没有获得太多直接利益,“说实话,这些年来的打击盗采行动,我们累计的经济损失估计就有400个亿。”  而赣州市工信委的一位工作人员也向记者承认,这轮稀土开发秩序专项整治行动中,赣州是最大的获益者。  尽管国土资源部已经叫停了全国范围内的稀土勘探工作,但根据目前已探明的数据,河源市的稀土储量约占南方中重稀土的21%,河源当地的官员却相信实际比例远高于此,“有可能在100万吨以上”。  赣州的稀土储量则至今说法不一。据赣州市工信委调研员林小兵介绍,其稀土远景储量达千万吨,探明储量超过300万吨,占南方稀土储量40%左右。而赣州市地质矿产局副局长徐新丰则告诉本报,目前赣州市的开采量占全国中重稀土产量的74%,而探明储量约在60%至70%之间。  但决定性因素并不在储量。根据国土资源部今年3月份确认的2010年稀土矿开采总量指标,全国中重稀土12200吨的开采总额中,江西有8500吨,广东只有2000吨。作为南方稀土重镇的赣州,则获得了7480吨的中重稀土开采指标。  尽管如此,根据赣州市地质矿产局副局长徐新丰提供的数据,赣州市全市的稀土原矿分离冶炼能力约在2万吨左右,而国家每年下发给赣州的稀土矿配额却只有七八千吨。剩下的缺口只能用其他地方的资源来填补,这便是盗采蔓延之源。  “早两年我们周边有很多人在广东河源、清远那边挖矿,都是盗采,今年管得比较严,都先撤了回来。”赣州一位从事稀土分离的小企业主对记者说。而河源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邵卫根的表态则更为直接,“在各地盗采的十有八九都是赣州人。其他地方没有采矿权证”。  据本报记者掌握的资料,赣州目前掌握有全国123本稀土矿开采权证中的88本,而此次整合将涉及到88本开采权证中的65本,赣州市计划将其整合为19本开采权证,并划归到新设的7个矿区。相比之下,广东五市却只有4本证,河源一本,梅州3本。  近一年稀土资源价格的猛涨,让很多地方政府对开采证的需求更为急迫。  “每个地方都在向上面申请新的采矿证。”邵卫根称,作为南方稀土开采监管区域联席工作会议的首任轮值主席市,河源市保有各地的稀土资源规划方案,“但部里的意思是,先把整治工作做好再说。”  国土资源部则表示,稀土开采权证的重新分配依旧处在编制整体规划的阶段,由地方政府先自行统筹,相互协调之后再上报方案给部里审。“具体矿区的开采条件,稀土产业的整体布局,以及各个地方的经济利益,这将是我们审批新的稀土采矿权时会主要考虑的几个方面。”刘连和表示。  央企介入  实际上,在诸多影响南方稀土产业布局甚至采矿权分配的力量中,地方政府固然占据主角,但五矿集团、中铝集团等央企的角色也不容忽视。  五矿集团已经在江西经营多年,2003年便通过下属中国五矿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与江钨集团共同组建了江西钨业集团有限公司,其中五矿集团控股51%。五年后,五矿联合赣县红金公司和定南大华公司,共同设立了五矿稀土股份有限公司,三方各占40%、30%、30%股权,五矿集团由此进入赣州市场。  然而,进入赣州不到两年的五矿集团,一度和赣州市政府吵到了省里。五矿认为赣州不给自己旗下的分离企业配矿,而赣州则埋怨前者只顾囤积炒作稀土产品,而没有按照承诺建设稀土产品深加工工厂,与当地发展稀土产业集群的目标不符。  据赣州市政府人士称,此前中国铝业集团也一直与他们有接触。“他们更多还是盯着上游的矿产,但现在不是我们不给,而是确实没有新的稀土矿了。”  赣州着重于发展下游稀土深加工业的战略与这些矿业巨头有着极深的矛盾。但当下赣州稀土加工业产业分散,规模过小,产能过剩的现状,也成为央企最好的突破口,国家推动稀土产业重组的大战略,更是央企最好的武器。  与赣州市不同,广东河源和清远等稀土开发尚不完全的地区,则对央企大多持欢迎态度。  “我个人的意见是非常支持央企参与地方稀土矿藏的开发的。”河源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邵卫根称,稀土开采对环境的破坏极大,即便是最为安全的原浸开采法,如管理不当,也有极大的污染地下水的风险,“一旦污染,那便需要三五十年的治理,大企业的进入可为未来治理提供保障”。  清远市目前尚未办理下稀土采矿权证。而根据已公开的资料,清远市拥有稀土矿产资源的地域面积占全市面积的10%左右,其稀土金属氧化物储量预计达到35万吨以上,平均品位一般在1‰左右。  近日,中铝副总裁任旭东已第二次率考察组到清远稀土矿产进行现场调研,清远市也对中铝到此投资开采发展稀土产业表示欢迎。  但事情远比这复杂得多。由于稀土产业涉及诸多的利益,对于中铝与清远的亲密接触,广东省国资委发展规划处一位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广东省政府已经确定由广晟有色金属集团牵头整合广东省稀土资源,清远市政府应该知道其中蕴含的意思”。  事实上,矛盾不光存在于省级政府整体规划和城市规划之间,更有往城市管辖下的县、镇、村蔓延的迹象。  以赣州为例,该市稀土矿业有限公司目前控制着赣州全部稀土开采的权证,这家市属国企中还有着各个拥有稀土资源的县级政府的股份,掌握权证的这家公司并不实际进行开采,开采工作一般外包给当地企业,而当地企业则综合了村、镇、县各级的利益。  在龙南县通往定南县的一条省级公路上,几乎每隔一公里就有一座稀土矿,他们的老板却各不相同。“赣州但凡有稀土的山,基本上都被私人承包了,各种方式的都有。”一家小企业主告诉记者。  而在河源,为了根除稀土盗采,政府不得不将稀土治理直接与村及乡镇干部的任免挂钩。“哪家丢了只鸡他们都知道,大规模盗采村长能不知道?”邵卫根称。  正是如此,许多人对央企直接参与开采环节并不乐观。“再怎么上级指令,最后都得由下面人来执行。”一位赣州的小企业主这样跟记者说。相关文章:稀土争夺战方兴未艾央企“抢食”地方稀土稀土等战略矿产保护机制初成内蒙古经济规划将出炉富龙热电等12股率先受益国诚投资晨会纪要国诚投资晨会纪要国诚投资晨会纪要国土部整合稀土矿7股将成大赢家国土部整合稀土矿7股比肩天通股份11月19日国内三大证券报纸头版头条内容精华摘要操盘必读11月19日证券市场要闻

痱子粉灌装机

ISO22000/ HACCP食品安全认证

工地扬尘噪音检测

佛山高明的美的鹭湖度假区

电感焊接机

湛江DNA亲子鉴定中心

遮板钢模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