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动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传动链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内幕信息透露者何以逍遥法外

发布时间:2020-10-17 01:04:41 阅读: 来源:传动链厂家

内幕信息透露者何以逍遥法外

“90后女孩伸手辰州矿业内幕交易”稿件刊发后,在市场上引起较大反响。上证报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尽管内幕交易人杨艺已被湖南证监局行政处罚5万元,但作为透露内幕信息给杨艺的关联方——辰州矿业控股股东湖南黄金集团职工董事、副总经理、总会计师刘云秋至今仍未受到任何处罚。  部分中小投资者、市场人士、法律界人士质疑,身为大型国企的高管,内幕信息提供方刘云秋是直接参与上市公司重组的核心人员,其行为在客观上已给所在企业、上市公司、中小股东造成较大损失,至今未受处罚、全身而退是否合理合法?

内幕交易人被罚辰州矿业发展受阻  两个多月前,筹划多年的辰州矿业资产重组,因重组相关方涉嫌违法被稽查立案,导致暂停审核。湖南证监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1992年出生的杨艺,在辰州矿业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前夕,与其亲属辰州矿业大股东湖南黄金集团职工董事、副总经理、总会计师刘某某频繁联系。随后,这位女孩的账户累计买入199.39万市值的“辰州矿业”股票 ,截至调查日亏损27.69万元卖出。  据行政处罚决定书描述,杨艺自2009年到长沙读大学后偶尔会与刘某某会面,2013年8月下旬曾去过刘某某家。杨艺与刘某某2013年7、8月份电话联系频繁,其中杨艺主动电话联系刘某某8次,7月17日至7月25日主动联系7次,8月7日1次;刘某某分别于7月11日、7月18日、8月15日3次电话联系杨艺。杨艺和刘某某均承认7、8月份还通过微信联系。据查,刘某某全程参与了辰州矿业重大资产重组的准备、启动、推进、向湖南省国资委汇报重组方案和停牌时间,对重组事项进展有着全面、准确的了解。  湖南证监局表示,辰州矿业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事项,属于《证券法》第六十七条规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资行为”和第七十五条规定的内幕信息。杨艺通过与内幕信息知情人刘某某联络接触知悉该内幕信息,在信息公开前买卖“辰州矿业”股票的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内幕交易行为。根据杨艺内幕交易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决定对杨艺处以5万元罚款。  据辰州矿业有关部门负责人对上证报记者表示,上述内幕交易案导致辰州矿业资产注入计划受阻,未来何时重启也无法确定,目前正等待中国证监会的有关批复。据知情人士透露,该交易曾酝酿了长达5年之久。之前因为拟注入的资源储量较低,推进速度较慢。直至2012年黄金洞矿业资源储量勘测取得了较大突破后,公司大股东才重启资产证券化及整体上市工作。  “内幕交易案实际上扰乱了公司正常的计划,给未来的资产注入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无论是对公司未来发展还是维护中小股东的权益其负面影响都不可低估。大股东在黄金价格低迷时仍选择主要以增发股票方式注入资产,体现其做大做强辰州矿业的决心,内幕交易案意外发生,对欲有大动作的大股东而言无疑当头一棒。”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内幕信息提供者缘何安然无事  11月17日,上证报记者来到湖南省黄金集团办公所在地——湖南省长沙市芙蓉中路的湖南金源大酒店 16楼。之前记者曾通过其公司网站上披露的公开电话,致电办公室侧面了解到刘云秋依然在岗并正常工作。  记者进一步与公司某部门负责人沟通时确认,刘云秋至今仍未受到任何处罚。这位部门负责人称,内幕交易案湖南证监局已有定论,行政处罚书并未对刘云秋直接点名,也未文字认定其是否参与内幕交易,更没给予任何书面处罚,公司层面也无理由处罚。至于刘云秋是不是内幕交易当事人,应由监管部门认定。  上海星瀚律师事务所律师汪银平对上证报记者表示,对于泄露内幕信息的行为,《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以及《刑法》第一百八十条有明确规定,违者将要承担相应的行政处罚责任或刑事法律责任。至于刘云秋是否属于故意泄露内幕信息,甚至是否触犯刑法,需要视具体调查的事实而论。如果查实有泄露内幕信息的行为,将会被责令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触及刑法的,最高刑期为十年。  在东方财富网辰州矿业股吧中,不少股友也纷纷留言评论此次“内幕交易事件”。有股友质疑,从常识判断,一位来自农村的普通大学生很难拿得出200万元来炒股 ,其背后的金主是不是就是刘云秋自己值得监管层追查。另一位股友则表示,“这几年间因为长期投资辰州矿业导致亏损累累的投资者可以联合起来找律师起诉公司赔偿投资损失。”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市场人士指出,“监管部门既然认定了杨艺从事内幕交易,那么内幕信息提供者也必有其人。若根据行政处罚决定书描述,作为一个泄露重大重组信息、多次电话和微信联系内幕交易人的关联当事人,不仅没有任何处罚的文字表述,连名字都含糊其辞成为”刘某某“。”  “中国证监会要求打击内部交易零容忍,而上述对关键信息采取模糊表述与回避的所谓行政处罚,对层出不穷的内幕交易是无法起到任何惩戒作用的,反而会对中小投资者和上市公司形成不小的伤害。若刘云秋没有主动提供信息给内幕交易人,而是被他人以秘密方式窃取的,那么也要还刘云秋一个清白。”上述市场人士强调。

英国alevel课程

辅导ib

alevel补习学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