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动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传动链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装神弄鬼之赵二狗

发布时间:2020-04-26 19:23:53 阅读: 来源:传动链厂家

赵二狗是村里出了名的泼皮无赖,平时除了喜欢偷鸡摸狗,没事还经常不分时间地点场合的恶搞,村里人对他都是讨厌至极、恨之入骨。最终,他被自己装神弄鬼的恶作剧害死了。

村里有个孤寡老人名叫陈大年,单身一辈子没结过婚,但是他从小为人善良,村里人都很喜欢他,平时靠着乡亲们的接济过日子。那年冬天下了一场很大的雪,年近八十岁的陈大年在自家小院摔了一跤昏了过去,因为没人发现,他被活活的冻死了。

村里人发现死去的陈大年后就把他抬到村里的祠堂,准备给他办一场葬礼。村里规矩一般死人要停灵三天才能下葬,陈大年的尸体就放在祠堂,相亲们还给他准备了好多纸人纸马摆在周围,准备下葬那天一起烧给他。

人多的地方肯定少不了赵二狗,这个泼皮来到祠堂东瞅瞅西看看,到处瞎指挥,俨然一副领导视察的感觉,可是村民们都把他当做笑话,没人买他的账。

无聊的赵二狗没趣的溜达着,突然眼睛的目光放在了那些纸人纸马身上。那纸人有男有女,全都浓妆艳抹,个头儿就如真人一般大小。思考了片刻,赵二狗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他心里想的是晚上化装成纸人模样,好好吓吓守灵的人们。

赵大年无儿无女,给他守灵的是远房表侄子林明和林华,平时不住在一个村,很少联系。也没人是真的伤心难过,都是为了面子才来的。

冬天很冷,天刚擦黑,无关的相亲们就都回家去了,留下两个赵大年的表侄子不得不守灵。安安静静的灵堂里两个人都困得睁不开眼睛了,而早已经化好妆藏在纸人堆的赵二狗早就按耐不住了。

“我-好-冷-啊”,赵二狗用阴沉缓慢的语气说了一句。

“谁不冷啊”林明以为是林华在说话,他不经意的看了林华一眼,可是林华还在闭着眼睛睡觉,而且声音也不是他的。林华突然觉得周围有一丝寒意,他赶紧叫醒了林华。

“华子,华子,醒醒,快醒醒”

林华被弄醒了:“干什么?大晚上不睡觉,这又没别人”。

“我刚才听见有人说话,说好冷,你听见了吗?”林明脸上一副恐惧的表情把林华也弄的紧张起来。

“没有啊,你是不是做梦了?”林华四周看了一下,什么也没发现。

正在林明要再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赵二狗把声音提高一个调又来了一句:“我-好-冷-啊!”

这下俩人都被下了一跳,因为纸人在陈大年尸体旁边,声音听着就像是从陈大年口里发出的一样。

林明和林华赶紧跪在地上不断的磕着头:“叔,知道你死的冤枉,我们一定给你多烧纸钱,你回去吧.......”

纸人堆里的赵二狗心里乐开了花儿,他忍住笑,接着说:“我-好-冷-啊,把-你-们-的-大-衣-给-我-留-下,你-们-走-吧!”

“哦,好好,我们脱,我们马上脱”

林明和林华慌慌张张的把外套大衣都脱了,胡乱的扔在地上,俩人就飞快的跑了出去。

“哈哈哈哈哈,嘿嘿嘿.....”赵二狗从纸人堆里走出,捡起一件大衣就披在了自己身上,他走到祠堂门口向外面望了望,林明和林华已经跑得不见踪影:“嘿嘿,这俩傻子!”

回过头,赵二狗打算把另一件大衣捡起就回家了,可是一转身却发现那件大衣不见了。赵二狗在祠堂里东翻西找也没看见那件大衣:“怎么回事?哪去了?难道这里还有别人?”赵二狗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又一想,反正已经有一件了,那件找不到就不要了,回家睡觉算了。于是赵二狗朝着门口走去,可是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上了,赵二狗推了半天推不开,看样子门被人从外面锁上了:“是谁这么讨厌?竟然和我开这种玩笑,哼,别让我知道是谁,否则弄死你。”

“是-我”一个冰冷阴森的声音从赵二狗背后传来。

“谁?”赵二狗迅速转过身,可是除了陈大年盖着白布的尸体和纸人纸马,周围什么也没有。

“谁?出来,别给我装神弄鬼的,我不怕你这套!”赵二狗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你-不-怕-我,我-就-出-来-了”

话音刚闭,盖在陈大年身上的白布单子慢慢动了起来,一点一点的掉在了地上,接着陈大年慢慢坐了起来,然后他直直的站在了地上,身上竟然穿着刚才不见的那件大衣。

赵二狗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已经不能动弹,他笔直的站在门口,嘴巴张的大大的,眼珠瞪的仿佛马上要从眼睛了蹦出来一般,全身在瑟瑟发抖。

陈大年的尸体僵硬的向赵二狗挪动过来,此时的赵二狗吓得尿都控制不住了,顺着裤腿哗哗的流下来。

“你-喜-欢-扮-死-人,那-你-就-来-陪-我-吧!”说着,陈大年一把抓住赵二狗,脱去了他身上的大衣,接着把他又放在了纸人堆里,把他变成了更真实的纸人模样。赵二狗想跑,却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动弹,也发不出声音。他眼看着陈大年把自己身上的大衣也脱掉扔在地上,然后又躺了回去。这一夜什么也没再发生。

天亮了,林明和林华以及好多村民一起来到祠堂打开了门,管事人对着林家两兄弟说昨晚肯定是有人恶作剧,估计是村里的泼皮赵二狗。林家两兄弟看祠堂里也没什么变化,各自捡起了大衣,一群人开始准备下葬事宜。赵二狗看着一个个的熟人在眼前晃过,可是自己就是不能动,也说不出话,只是干着急。

下午该下葬了,管事的人吩咐着村民抬着棺材,带着纸人纸马来到了坟地。一应程序完毕,棺材被放在了早就挖好的坑里,林明和林华象征性的哭了几句就开始埋土了,不一会儿一个崭新的坟头出现在眼前。接下来要把带来的纸人纸马在新坟上烧掉。

纸扎的车马被先放进火里了,这时候不知谁突然说了一句:“管事的,这纸人怎么多了一个?”

赵二狗此时心里已经急的翻江倒海,听见有人这么说,他好像看到了希望,可是接下来管事人的一句话让他彻底死了心。

“多一个?多就多吧,全都烧了,这玩意儿总不能拿家里当玩具吧!”说完,管事人亲自拿了一个纸人放进火里,那就是赵二狗。

赵二狗在火里疼的哭天喊地,可是周围没有一个人听得见。不久,所有的纸人纸马全都化作了灰烬。

赵二狗彻底在村里消失了,村里没人再提起他,一个惹人厌恶的人是不会有人记得的。

作者寄语:请多评论

360安全浏览器最新版

360浏览器最新版

360安全浏浏览器